我写的就是个辣鸡吧,每次看完都想删掉,,,,
照这样的进度寒假真的可以写完吗,,,,,,,

【邦信】胭脂·八

“韩信啊……”破剑被插在石缝中间,剑柄上缠着的红布条已经褪色,随着风的吹拂来回飘动,韩信眯着眼睛盯着赵四匆忙跑掉的身影,后知后觉的“嘶——”了一声,挑眉捂住自己的伤口。

“春初水暖,韩信坐在岸旁,静静的嗅着新涨的春水的味道,过了一会,他盘着腿打了个哈欠,嚼着干硬的窝窝头,感觉到口中的唾液分泌,捂着肚子盯着远方,脑海中却勾勒出一张前几日才在众军面前排演的沙盘,他握紧拳头,狠捶了一下膝盖,却将伤口扯的更痛。

“明明……”远方白鹭飞过,他的眼中有些许迷惘,“明明有机会赢的……”此时肚子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口中唾液分泌更甚,他咽了一口唾沫突然想起来曾经刚刚参加军队时的一个下午。

夕阳西下,天边...

万山千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
……
……

再说一句,各位小朋友不要再在我这条评论里贴链接了好吗!不能回自己首页贴吗!就算删了我也会看到通知的!看到评论通知兴冲冲点进来结果是乱七八糟的实验链接我会很不高兴的!忍了很久了!尤其是还有一口气贴好多条的!

还有评论/私信问我链接翻车了怎么办的,问我怎么做石墨/其他网站链接的,求求你们自己先试试,我用lof网站做示范是因为偷懒好截图本质上所有网站流程都是一样的啊!翻车了自己检查敏感词补档或者换截图我还能怎么办!我天天翻也很委屈啊!

军训新梗
我们教官真的超级帅
目测身高188以上
腿长腰细屁股翘
骂人超级苏,说脏话都是帅的。
(当然没骂我)
而且不碰女生,纠正动作也是用水杯戳一下……
连个坐姿都是撩
疯狂喜欢了

【七夕贺文01】为什么我在游戏里都会喜欢上你?(先翻最后看简介,多cp预警)


楔子

“今早,有什么东西的走向不对了,系统出了bug,一阵莫名奇妙的光带走了几个英雄,以及他们存在过的痕迹,事态愈发严重,系统不得不停服调查……”

————————
主白鹊,内含邦信/亮瑜/铠陵/狄芳

世界观和我的白鹊日贺文还有【邦信】是梦,一样。

时间线比【是梦】晚,比【白鹊日贺文】晚。

欢迎回去补,不过【是梦】没写完就是了……

白鹊日贺文中点出鹊鹊喜欢李白,李白不知情。

总之,世界线很长,欢迎入坑。

————————

  七夕佳节,从一大早王者峡谷就萦绕着一种粉色的气息,这包括大乔和孙策的回城特效,以及至尊宝和露娜的情侣皮肤,当然,还有某些狗男男暧昧眼神……

 ...

七夕贺文世界观比我想的要大很多,多cp,主白鹊邦信,副亮瑜,铠陵。
世界观太大了,今天发不上来,明天也不一定能发上来,所以,耐心啊……

【邦信】胭脂·七

  天蒙蒙亮,星星还隐隐在天边滞留,抬起头,明月还圆的很,有风自看不见尽头的雾气中吹过,河边杂乱不堪的枯草随风飘摇,韩信手中握着一把通体乌黑,只有尾部才镶着金边的萧,抵在唇边呜呜地吹着。
他皱着眉,感觉到腹部的伤口正在向外渗血,昨晚练剑时伤口裂开,疼倒不至于太疼,只是湿哒哒的难受。

  军医包扎的布条应该已经湿透了,他抿了抿唇,箫声中断了一瞬,复又响起,低沉的悲鸣着,悠悠地扎进远处的芦苇丛,再也听不见回声。

  布谷鸟的叫声划破晨晓,伴随着第一道日光愈加嘹亮。

  韩信意识恍惚,模模糊糊想起很久之前刘邦坐在树荫下缠着自己给他吹箫的情景。

 ...

【邦信】是梦01(又名我梦到一个陌生男子爱我杀我日我的日常。

  内含白鹊。
——————

  韩信从床上惊醒,抱着头大笑,“卧槽……这幸亏是梦!”

  不管现在几点,都睡不了了,上午还有一场匹配,他的损友李白在对面。

  李白这几日总跟他念叨扁鹊,什么“小医生今天在对面毒了我几次”啦;“小医生今天冲我瞪了几眼”啦;“今天又送给小医生了几个蓝”之类的。

  韩信翻了个白眼,能让李白给让蓝的居然不是小姐姐,而是那个性格古怪的医生。

  韩信不太喜欢扁鹊,这是他一直放在心里从来不说出口的,看到扁鹊的那张脸,他的胳膊还隐隐作痛,扁鹊的针法是他见过的最差的,虽然他只见过着一个医生。

 ...

【邦信】胭脂·六

  数月后——

  “殿下,韩将军已经给我们拖延了足够的时间,此时楚军兵力分散,若趁现在攻打其防备最弱的西南,必能一举攻破,到了那时,咸阳,乃至整个中原都必定会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钟崇山上前一步,手指着地图,语气中难掩兴奋,稍长的胡子被他说话时从口中带出来的风吹起,在空中起起落落,好不滑稽。

  诸位将领点点头,纷纷附和。

 

  只有王锟坐在旁边冷哼一声。

  刘邦听了钟崇山的话点点头,赞许地看了他一眼,随后问道:“王将军,你似乎有什么意见?”

  王锟站起来向刘邦行了个礼,“殿下,此举过于冒进,楚军也不是...

关于【邦信】胭脂
我到底为啥要给自己挖坑
憋屈。

【白鹊】以归(又名原来暗恋对象原来也暗恋我(秋收日贺文)

  李白喜欢扁鹊,是个人都知道。

  自从三日前峡谷一战,扁鹊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头疼,说来也怪,他自己明明就是个医生,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将这种头痛的症状和任何一种病相对应,这头痛刚开始只是像只手轻轻的拍在后脑勺,过了几天便疼的像针扎一样,扁鹊只觉得程咬金的小拳拳下去恐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到了最后,他疼的实在受不了,只能像系统递了请假条,去曹魏找蔡文姬一起研究。

  “连扁鹊哥哥都治不好的头疼?” 蔡文姬顿时被激起了兴趣,连神医都治不好的头痛啊……

  “嗯。”扁鹊想了想,最后点点头,脸上露出些许懊恼。

  蔡文姬问了扁鹊...

【邦信】胭脂·五

  刘邦和几个将领站在军营中,他们围着一张巨大的地图面色凝重,几个大将你看我,我看你,却是没有人说出一句话。

  刘邦皱眉,“诸位认为,这应城该派谁去守?”

  几位大将见他表情不快,倒是先慌了神,纷纷开始推卸责任,场面异常“和谐”。

  韩信站在角落里,低着头默不作声。

  “王将军,你怎么看?”刘邦皱眉,语气已隐隐有些不耐。

  “殿下,末将认为,这应城易攻难守,楚军此次出兵仅需几千,便可拿下。这……”王将军见刘邦点名,硬着头皮回答,言辞间颇多退却。

  “这什么?”刘邦盯着他的脸,眼神阴翳。

 ...

©九大仙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