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的就是个辣鸡吧,每次看完都想删掉,,,,
照这样的进度寒假真的可以写完吗,,,,,,,

【邦信】胭脂·八

“韩信啊……”破剑被插在石缝中间,剑柄上缠着的红布条已经褪色,随着风的吹拂来回飘动,韩信眯着眼睛盯着赵四匆忙跑掉的身影,后知后觉的“嘶——”了一声,挑眉捂住自己的伤口。

“春初水暖,韩信坐在岸旁,静静的嗅着新涨的春水的味道,过了一会,他盘着腿打了个哈欠,嚼着干硬的窝窝头,感觉到口中的唾液分泌,捂着肚子盯着远方,脑海中却勾勒出一张前几日才在众军面前排演的沙盘,他握紧拳头,狠捶了一下膝盖,却将伤口扯的更痛。

“明明……”远方白鹭飞过,他的眼中有些许迷惘,“明明有机会赢的……”此时肚子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口中唾液分泌更甚,他咽了一口唾沫突然想起来曾经刚刚参加军队时的一个下午。

夕阳西下,天边...

【七夕贺文01】为什么我在游戏里都会喜欢上你?(先翻最后看简介,多cp预警)


楔子

“今早,有什么东西的走向不对了,系统出了bug,一阵莫名奇妙的光带走了几个英雄,以及他们存在过的痕迹,事态愈发严重,系统不得不停服调查……”

————————
主白鹊,内含邦信/亮瑜/铠陵/狄芳

世界观和我的白鹊日贺文还有【邦信】是梦,一样。

时间线比【是梦】晚,比【白鹊日贺文】晚。

欢迎回去补,不过【是梦】没写完就是了……

白鹊日贺文中点出鹊鹊喜欢李白,李白不知情。

总之,世界线很长,欢迎入坑。

————————

  七夕佳节,从一大早王者峡谷就萦绕着一种粉色的气息,这包括大乔和孙策的回城特效,以及至尊宝和露娜的情侣皮肤,当然,还有某些狗男男暧昧眼神……

 ...

七夕贺文世界观比我想的要大很多,多cp,主白鹊邦信,副亮瑜,铠陵。
世界观太大了,今天发不上来,明天也不一定能发上来,所以,耐心啊……

【邦信】胭脂·七

  天蒙蒙亮,星星还隐隐在天边滞留,抬起头,明月还圆的很,有风自看不见尽头的雾气中吹过,河边杂乱不堪的枯草随风飘摇,韩信手中握着一把通体乌黑,只有尾部才镶着金边的萧,抵在唇边呜呜地吹着。
他皱着眉,感觉到腹部的伤口正在向外渗血,昨晚练剑时伤口裂开,疼倒不至于太疼,只是湿哒哒的难受。

  军医包扎的布条应该已经湿透了,他抿了抿唇,箫声中断了一瞬,复又响起,低沉的悲鸣着,悠悠地扎进远处的芦苇丛,再也听不见回声。

  布谷鸟的叫声划破晨晓,伴随着第一道日光愈加嘹亮。

  韩信意识恍惚,模模糊糊想起很久之前刘邦坐在树荫下缠着自己给他吹箫的情景。

 ...

【邦信】是梦01(又名我梦到一个陌生男子爱我杀我日我的日常。

  内含白鹊。
——————

  韩信从床上惊醒,抱着头大笑,“卧槽……这幸亏是梦!”

  不管现在几点,都睡不了了,上午还有一场匹配,他的损友李白在对面。

  李白这几日总跟他念叨扁鹊,什么“小医生今天在对面毒了我几次”啦;“小医生今天冲我瞪了几眼”啦;“今天又送给小医生了几个蓝”之类的。

  韩信翻了个白眼,能让李白给让蓝的居然不是小姐姐,而是那个性格古怪的医生。

  韩信不太喜欢扁鹊,这是他一直放在心里从来不说出口的,看到扁鹊的那张脸,他的胳膊还隐隐作痛,扁鹊的针法是他见过的最差的,虽然他只见过着一个医生。

 ...

【邦信】胭脂·六

  数月后——

  “殿下,韩将军已经给我们拖延了足够的时间,此时楚军兵力分散,若趁现在攻打其防备最弱的西南,必能一举攻破,到了那时,咸阳,乃至整个中原都必定会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钟崇山上前一步,手指着地图,语气中难掩兴奋,稍长的胡子被他说话时从口中带出来的风吹起,在空中起起落落,好不滑稽。

  诸位将领点点头,纷纷附和。

 

  只有王锟坐在旁边冷哼一声。

  刘邦听了钟崇山的话点点头,赞许地看了他一眼,随后问道:“王将军,你似乎有什么意见?”

  王锟站起来向刘邦行了个礼,“殿下,此举过于冒进,楚军也不是...

关于【邦信】胭脂
我到底为啥要给自己挖坑
憋屈。

【白鹊】以归(又名原来暗恋对象原来也暗恋我(秋收日贺文)

  李白喜欢扁鹊,是个人都知道。

  自从三日前峡谷一战,扁鹊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头疼,说来也怪,他自己明明就是个医生,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将这种头痛的症状和任何一种病相对应,这头痛刚开始只是像只手轻轻的拍在后脑勺,过了几天便疼的像针扎一样,扁鹊只觉得程咬金的小拳拳下去恐怕也不过如此了吧。

  到了最后,他疼的实在受不了,只能像系统递了请假条,去曹魏找蔡文姬一起研究。

  “连扁鹊哥哥都治不好的头疼?” 蔡文姬顿时被激起了兴趣,连神医都治不好的头痛啊……

  “嗯。”扁鹊想了想,最后点点头,脸上露出些许懊恼。

  蔡文姬问了扁鹊...

【邦信】胭脂·五

  刘邦和几个将领站在军营中,他们围着一张巨大的地图面色凝重,几个大将你看我,我看你,却是没有人说出一句话。

  刘邦皱眉,“诸位认为,这应城该派谁去守?”

  几位大将见他表情不快,倒是先慌了神,纷纷开始推卸责任,场面异常“和谐”。

  韩信站在角落里,低着头默不作声。

  “王将军,你怎么看?”刘邦皱眉,语气已隐隐有些不耐。

  “殿下,末将认为,这应城易攻难守,楚军此次出兵仅需几千,便可拿下。这……”王将军见刘邦点名,硬着头皮回答,言辞间颇多退却。

  “这什么?”刘邦盯着他的脸,眼神阴翳。

 ...

【邦信】胭脂·四


  星光闪烁,韩信瞪着眼睛,看了一会那半残不缺的月亮,只觉得讽刺的紧,刘邦此行只有自己作陪,有什么骚话当然只能对自己说,可笑自己竟然还将那些话当真,竟然真的开始认真思考了起来。

  想他刘邦出身,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又怎会看上自己?

  想着想着,忽然觉得眼中酸涩,原来自己这么长时间竟然忘了眨眼,他抬起一只手,用手背捂在眼上,只觉得眼中微微发热,“韩信,你别忘了你参军的目的,称王拜相,从此性命无忧。”他暗暗对自己重复了往日无数次在心里告诉自己的话,随后吐出一口浊气,再不去想刘邦说的话。

  年少时,韩信向父亲立誓要成为这个世界上数一数二的有钱人,...

【邦信】胭脂·三

  刘邦端坐在庭下,见远处似乎有野火冥冥,他摸着下巴自言自语,“怕是快到时候了。”心想到时候兴许应该让张良添一把火,好挫挫西北军的威风,思及快要回去,心中甚是开怀,只是这山林住久了倒也生出了几分惬意。

  遥望着天边霞光,刘邦不免升起几分愁绪,等到回去之后,这种日子怕是再无迹可寻。

  这几日林中居住,他和韩信除了和彼此对话之外,便只能和自己说话,久而久之,关系自然亲近不少。

  雨早就停了,此时正暮色四合,飞鸟归林。

  刘邦想了想,起身伸了个懒腰,慢慢踱步走到屋内,到了韩信的床边,他仔细盯了会韩信的睡颜,忽然笑了一声,戳了几下韩信的

©九大仙儿 | Powered by LOFTER